新闻资讯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3
德邦股份8月29日晚间发布的2019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,公司2019年上半年收入为118.92亿元,同比增长16.6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05亿元,同比下降65.6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03万元,同比大幅下降99.49%;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同比下降75.39%至2.23亿元。
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相比于2018年上半年,营业收入有所增长,但是在净利润方面却大幅下降,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相比于2018年下降了将近三分之二。
 
从财报数据来看,快递及快运是德邦最重要的两大业务,也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,这两大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98.12%。上半年,德邦快递业务实现营收66.77亿元,同比增长49.86%,占总收入比重为56.14%,而快运业务营收同比下滑9.7%至49.92亿元。
 
据了解,德邦快递以快运业务起家,2013年战略转型开展快递业务,2018年正式全面发力大件快递业务,目前快递业务增速较高,2018年快递业务营收已超越快运业务,本报告期末快递业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已提升至56.14%。
 
财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德邦快递取得毛利润12.38亿元,同比下降16.72%,毛利率10.41%, 同比下降4.17个百分点。其中一季度毛利润同比下降27.20%,应为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。
 
德邦快递解释称,利润下滑和快递、快运业务比重发生变化相关。德邦的快运业务已发展成熟,毛利率较为稳定。而快递业务目前处于成长期,毛利率水平较低。随着德邦的快递收入超过快运,快递收入占总收入比重的不断提升,一段时间内将持续影响德邦整体毛利率水平,进而对净利造成负面影响。
 
从业务变化对盈利的影响可以看出,德邦股份向快递业务的转型,造成了公司的盈利承压。
 
如今,整个快递行业发展迅猛,2018年,中国的快递业务量就已突破500亿件。德邦转型快递业务是顺应趋势的举动,只是如今快递行业竞争日趋激烈,德邦想在快递业务上找到突破口,并不容易。
 
国家邮政局发布的《2019年上半年邮政行业经济运行情况》报告显示,快递行业的市场资源正在向头部企业集中,尤其是上市企业领跑的优势越来越明显。近年来,顺丰、“通达系”等快递市场的巨头们不断通过并购等手段抢占市场,动作频频。
 
今年7月31日,申通快递再次公布股权转让协议,拟将德殷德润剩余的51%的股权和恭之润100%的股权悉数卖给阿里巴巴,协议完成后,阿里将成为申通的第一大股东。至此,在中通、圆通、申通、百世、韵达五大快递公司中,仅剩韵达一家未接受阿里的投资。
 
在阿里投资这些快递头部企业后,“拧成一股绳”的“通达系”整体可以集中享受电商红利,拥有了瓜分市场的强大气场,无形中也给了初入战局的德邦快递以强大的阻力。
 
当阿里在快递行业攻城拔寨之时,顺丰也开始了大手笔的收购之路,顺丰这个快递路上的拦路虎,德邦也无法视而不见。更让德邦糟心的是,自己赖以发家的快运业务,也受到了顺丰的威胁。2019年上半年,顺丰快运业务营业收入增长46.99%,达到50.72亿元,已经超过德邦快运业务的营业收入。
 
数据显示,快递行业龙头顺丰依旧是老大,2019年上半年营收突破500亿元,归母净利润达31亿元。而“三通一达”四家公司的2019上半年净利润均在8亿元以上,德邦仅为1.05亿元,在盈利水平上与这些巨头差距较大。
 
同时,虽然公司营收依旧保持着增长,但65.61%的净利润降幅却是几家上市快递企业中最大的。随着快递行业竞争的加剧,顺丰、阿里系这些头部快递企业的优势或将更加明显。
 
净利下滑,业绩承压的同时,德邦快递还深陷舆论漩涡。在过去几个月,德邦快递连续爆出两次影响恶劣的快递丢失事件,一次是错误销毁客户价值15万的包裹,一次是弄丢了客户的毕业证和学位证。
 
尽管当事双方已经达成了和解,但事件暴露出了德邦包括理赔制度、反馈渠道、决策机制等环节都存在很大问题,才造成了这样一个舆论危机。对于德邦这样一家知名企业来讲,品牌损伤是最大的。
 
德邦净利下滑背后,不只是快递、快运巨头们的围堵,还有来自用户的信任危机,德邦突围之路道阻且长。